第一十九章 强吻

小说:村野小邪医 作者:落雁本尊

    黑夜下的乡间小上,李桂香跟气腾腾的段飞并肩而行,箭步往刘大壮家赶去,俨然一副兴师问罪的阵势。

    “小飞,听嫂子的话,到了刘大壮家后,别冲,得先把事件清楚,看看到底是哪个大人物要害你。”李桂香嘱咐

    “知了,嫂子,我有分寸的。”段飞点头回应,却有些心不在焉,他在盘算待会怎样对付刘大壮。

    从李桂香偷听来的消息看,起初段飞的猜想没有错,果然刘大壮后有大人物指挥,可以肯定这人是有钱有势的人物,而且在县里也有不小能量。

    片刻,俩人就来到了刘大壮门外,段飞从门缝隙里瞧了瞧,大门是从里面反锁的,要想开基本没子。

    “嫂子,咱们要想去,就只能翻围墙了。”段飞指着眼前一条高2米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,这么高,小飞,嫂子翻不过去。”李桂香的高1米5,就?%B8?起双手抵起脚也搭不到围墙边缘。

    “嫂子,要不你留门口把风,我一个去就行了。”段飞环顾四周,也没见有大型的石头,只能让李桂香留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李桂香决的拒绝了,她是知段飞子的,要是万一他冲打了刘大壮,那好消息就得变坏事。

    “那嫂子你说咋办?总不能咱们俩叠罗汉吧!我倒无所谓,可嫂子你穿得是子。”段飞建议

    李桂香纠结了,要是叠罗汉,她就必须在段飞肩膀上,那多难为,可转念一想,先前就被这小浑蛋又又抱的,而且自己又不是花闺女,没有那么娇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谁自己想让段飞做永久长工!要是他因这事蹲监狱了,家里重物活可就没人帮手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说的办,快蹲下子,让嫂子坐上去。”李桂香用命令的口气说,她权衡一番决定豁出去。

    段飞愣住了,他真没敢奢望有这等好事,可还是蹲下/,拍了拍肩膀,:“嫂子,那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飞,你可小心点,别摔着嫂子了。”李桂香红着脸,战战兢兢的跨坐了上去,双手扶着段飞的脑袋。

    段飞缓缓站起,李桂香子就把他的头包围了,一阵人心魄的清香争先恐后的钻他鼻里,险些让他双倒在地上,好在他机灵最后扶住了墙壁。

    “小飞,咋回事?嫂子差点让你给摔了!”段飞这突如其来的晃,让李桂香心脏都窜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嫂子好像最近长胖了,小飞都背不起了。”段飞故意开了个玩笑,掩盖掉刚才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这臭小子埋汰谁呢?嫂子我这材放在咱村里,不敢说最苗条的,但绝对不属于胖的。”李桂没好气地,揪了下段飞的耳朵。

    说话间,李桂香伸手攀住了墙壁,整个人坐在墙上,段飞了过去,她从墙上跳下,刚好不偏不倚地落在段飞怀里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子真香。”怀抱美妇人,段飞不由得赞美

    “少耍***”李桂香红着脸挣掉段飞的抱,瞪眼:“小浑蛋,你能正经点不!咱们这是来偷听的,要是被发现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段飞抬头在院子里瞧了瞧,只见刘大壮卧室亮着灯,他朝李桂香比划了个手势,示意往卧室近,很巧刘大壮卧室窗户是打开的,俩人便把头探了过去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一幕,让俩人都惊呆了,只见刘大壮与他媳妇张花俩人一丝不挂的躺在上,显然刚刚嘿/咻完。

    “大壮,今天老娘村部表现的咋样?够不够泼辣。”张花小鸟般依偎在刘大壮怀里喘息地问

    “够泼辣,不过明天段飞要是不给钱,你还得更泼辣点,把事尽量闹大。”刘大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样好嘛!咱们这可是敲诈,真要把派出所惊了,只要仔细一查就会知真相的,到时咱们得蹲监狱。”张花有些顾虑。

    “你这娘们,咋怕这怕那的呢!要想赚大钱就得胆量大,不冒点险谁愿意给你那么多钱。”刘大壮从头烟盒烟叼里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有些担心,怕这事败了,咱们以后难在村里呆了。”刘,她毕竟是女人胆量小。

    “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,谢大富早就告诉我,咱们只管往死的整段飞,县医院诊断书的医生也买通了。”刘大壮点燃香烟了口,随即吐出烟圈瞬间烟雾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段飞也真是的,没事跟谢大富抢啥女人,这不招惹祸事么!哎,可怜他年纪轻轻就得蹲监狱。”张花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咋的!你舍不得!看来平我对你太温柔,今晚玩点花样给你瞧瞧,让你知老子的厉害,我让你惦记别的男人。”刘大壮不听这话,将烟蒂砸在地上,随即下抱起张花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窗外的段飞跟李桂香吓坏了,被刘大壮逮住可就烦,可眼下这急时刻,开门出去跟围墙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段飞抬头环顾四周,突然眼睛亮瞠起来,旁侧的杂物间门开着,他当即带着李桂香跑过去,这是唯一的方

    “嫂子,你先去。”乡下杂物间通常是放农跟杂物的,里面正巧有个破损的衣柜,段飞拉开嘱咐李桂香躲去。

    这衣柜很窄小,段飞也想躲去,奈何空间很小,可又没其它地方能藏匿,没办段飞只能跟李桂香脸贴脸强行挤去。

    虽说有点挤,但现在勉强算安全,耳畔回响起刚刚在窗外听到刘大壮夫说的话,原来所谓的大人物是谢大富。

    段飞真想自己两耳光,竟然忘记了这家伙,那晚追击逃以及用一万块彩礼抢回曹梦珍,这两件事都让谢大富丢了脸。

    谢大富是有钱有势的人,把面子看得极重,因此他设局陷害报复很符合逻辑,看来这家伙是个危险人物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,杂物间响起密集的脚步声,这损坏的衣柜门是关不,透过隙缝能看到刘大壮抱着张花走来。

    段飞跟李桂香对视一眼,皆是心里疑,这夫俩来杂物间啥!很快俩人明白了,敢这夫俩是来找的,刘大壮这***狂竟然绳子梯子都用上。

    真是毁三观,段飞跟李桂香脸贴脸的,这得俩人很尴尬,然而外面香/艳画面越来越烈,这简直就是种折磨煎熬。

    俩人似乎被这对***狂给传染了,特别是李桂香,孙二牛都快一年没回家,她哪受得了这般涩不已,不自地用

    忽然,她娇躯微,耳朵传来了段飞沉重的呼声,一热气袭击着她的耳朵,耳垂可是敏感部位,得她脸蛋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段飞本对这事没啥抵御力,这是他的缺点,看着李桂香/艳若桃李的脸蛋,他顿时邪念骤起,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桂香微愣,刚开始齿关闭抵抗,奈何段飞死烂打的攻击,加上这环境本让她渴望,渐渐的俩人陷入/中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李桂香被弱无力,竟然不小心手臂撞击了下衣柜的门,这下把俩人都吓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谁!是谁在里面!”刘大壮听到这静,朝衣柜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段飞皱眉,不舍的撤回,随即抬脚就把衣柜门踢开,沉声:“刘大壮,连我都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“段飞,你……你咋出现在我家?”刘大壮面惊讶地问

    段飞懒得跟他扯蛋,箭步过去抬脚就往刘大壮前踢去,这家伙以前是混混,可刚刚那啥力消耗殆尽,被踢的摔倒在地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接着段飞拿出随携带的银针套,出两银针扎在刘大壮上,速度之快让人瞠目咋,也只有资深老中医能这般快速确的找到位。

    “,痛……痛死人了。”刘大壮捂着膝盖惨起来。

    “刘大壮,你胆肥的,竟然敢伙同谢大富来陷害我!”段飞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刘大壮?%E5上。

    “俺……俺没听说过谢大富这个人,俺也听不明白你这话。”刘大壮,选择装聋卖傻,他甚是吃惊段飞如何得知这事的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先前你夫俩的对话,我全听见了,那谢大富为啥你来害我!我可告诉你,现在你的被我扎了针,不老实说就等着残废吧”段飞语言威胁地,将刘大壮膝盖上的银针拨出。

    刘大壮有点害怕,想抬试试是否有感觉!可令他失望的是大的,本使不上劲。

    “咋的,还不相信?半个钟后我不重新扎针,你这就废了。”段飞步步

    “俺信,俺全说了,那谢大富就是我在县里工地的包工头,他出一万块钱让我臭你名声。”刘大壮赶从实招来。

    “刘大壮,你立马写张供认书,把事原委写下来给村长,然后在村部当着众乡亲们给我歉。”段飞欣喜,手刘大壮供认书就能证明清白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烦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烦也可以不写,不过我会告你敲诈,你就等着蹲监狱吧!”

    “俺写,求你别告。”刘大壮媳妇花跑出去拿来纸笔,很快就把供认书写好了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刘大壮,这次看在咱们同村的份上,不找你烦,但下次你再敢不知死活的招惹我,定让你残废。”段飞拿着供认书看了看很满意,随即就跟李桂香往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段飞,你不能走。”俩人没走几步,就听到背后刘大壮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咋的!你还想手?”段飞驻足,转冷冷地望着刘大壮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还没给俺扎针的,俺可不想残废。”刘大壮哭丧地,脑袋如同拨鼓般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刘大壮,你还真傻的可以,我扎你的位只是暂时堵住了你血通,过一会自然就恢复。”说完,段飞就跟李桂香走出院子,留下刘大壮瘫的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走出院子没几步,段飞想拉住李桂香说声谢谢,要是没有她的帮助,他明天还得村长刘福贵的方去县医院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,打破了黑暗下宁静的夜,段飞正准备张说话,脸颊就遭受了李桂香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这嘛?”段飞满脸疑地望着李桂香,双手着有些发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嘛?你刚刚对我了啥?难还要嫂子说出来?”说完,李桂香就往自家走去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听我解释,我不是故意的,都是……”段飞忙跑上前拉住李桂香的手,他清楚李桂香说的是衣柜里亲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狡辩啥?”李桂香打断了段飞的话,很愤地吼着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承认错了,是我没忍住欺负了嫂子,只要嫂子能解气,你打多少个耳光我都认了。”段飞低头歉。

    “段飞,把今晚的事忘记,以后也别再来嫂子家了,咱们就当陌生人吧。”李桂香哽咽地,随即便往家里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亲的事主要责任是段飞,可她也有错,要是她能抵抗躲闪,也许这事不会发生,正因为如此,李桂香才决定不准段飞再找她,因为她怕有了第一次的忍不住,就会有第二次。

    虽然她很需要,但她是个传统女人,极为看重贞洁,在孙二牛没有背叛她的况下,她也绝对不会背叛孙二牛。